入门记

股市上涨了,重要吗

Sunday, March 12, 2017
今年一、二月的被动收入是总收入的63%。看似很动人。那只是股票价格上的上涨。如果我们没有卖,它最大好处是让我们感觉开心一点。我看过一本书,它说,“股票上涨了,你家的问题解决了吗?”。看了之后,特有同感。除非估值太高而卖了,然后换低估值的股。

回顾2016年的收入,主动收入和被动收入的比例是59%和41%。单从这个比例来看,我们是财务健康的。可惜,在被动收入当中,股息只佔了21%。又再一次说明了,“股票上涨了,你家的问题解决了吗?”。



“只有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我们是在2012年后才真正的认真投资。在2012至2016年期间,股市只有一些小风波。我们还没有真正的经历过狂风暴浪。所以,也只有像股神及那些在股市里打滚了很多年的前辈才有资格说这一句话。

忽然之间提起了这一句话,是因为最近股市有一些上涨,一些前辈在“乐观”的时候给了一些该有的“悲观”观点。我本身觉得,这是我们应该有的态度,免得让自己为了股价的上涨而感觉过于开心,然后变成乐及生悲。我们需要保持“清醒”,好好继续走向财务健康,继而财务自由。别让一些太过乐观的分析师影响了。


Read More »
入门记

数学好不好对投资的影响真的很大吗

Sunday, February 19, 2017
前一阵子,我和我的老公提起,我们现在拥有的股票太多了。很难去照顾。
听了后,他就卖了一个股,可是后来又加了两个股!那有分别吗?他的数学真的很差!



新年时,他的姐姐给了一个小学生的数学题,题目如下:

「刘爸爸和刘妈妈有三个儿子。每一个儿子都拥有:

  1. 一个妻子
  2. 一个儿子
  3. 一个妹妹
请问这间家共有多少成员?」

他到现在还很坚持答案是14 个人!天哪!

后来他的一个朋友又向他提了另一个数学题。他想不通,既然忍心把熟睡的我吵醒,为他解答谜题。隔天,在他的另一班朋友聚会时,让我无意间听见他们在谈论那个谜题。原来他半夜三更的要我解答,是为他戴帽子!他的那个谜题如下:

「小明向他的爸爸和妈妈各自借了50元,买了一件97元的衣服。他把剩余的3元,分别1元还给爸爸,1元还给妈妈,和1元自己收。现在他还欠他的爸爸49元,欠他的妈妈49元。他一共借了100元,为什么现在他欠他的爸爸妈妈的98元加他的1元只得99元,还有1元去了哪里?」

这算哪门的数学?出题的人分明是要捣乱视线,要不然就真的对account“半知不解”!小明放进口袋的1元,是借来的。应该要和衣服的价钱摆在一起,一共借了98元。所以他还欠他的爸爸妈妈98元,两边就balance了。我躺在床上,迷着眼睛回答,他还要我爬起床,用纸和笔写给他看,还要执着于那个不见了的1元!

我也很奇怪他的数学这么差,为什么他在投资时,又可以算得那么快!所谓的快,不是要100%准确的答案,而是接近就可以了。毕竟在投资里,我们是不可能可以算得那么精准的。如果可以算得那么精准,每一间公司的高层每一年都可以100%精准的达到预测的目标了。其实,有几次我试着准确一点的去计算,结果算出来的回报和他心算的很靠近,而且得到的真实回报率也很靠近。

他在年头加了Fraser Centrepoint。我问他为什么又加。他的想法是, Fraser CPT 可以在屋业不景气时,依然可以保持超过 5% 的股息。它现在的收入大部分是来自reit,在屋业好时,回报率会更高。听着有一点像赌徒心态,不过我相信他还没有解释真正买入的理由,所以就算了。现在我们分隔东西两边近两个月,难得有时间通话时,不可能把100%时间都拿来谈Fraser CPT吧!

上个星期他又加多一个股,Lee Metal。我才刚要说他,又加又加。可是看了看这间公司的报表,我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Current asset 多过 total liability。Revenue这几年都在下滑,可是依然可以给6.9%的股息。重要的是,它不是借钱给股息。所以,我也只好相信他的确对这家公司有一定程度的研究,明白这家公司的生意。长期投资,就是要把它当成自己的公司一样对待。
Read More »
入门记

各有各的投资之道

Sunday, February 05, 2017
新年期间,朋友难的有机会相聚。大家都隔了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工作背景、性质也不再一样,可是大家也尽量去找一些共同的话题。投资也变成了其中一个重要话题,因为到了这个年龄,大家都对“一成不变”的工作感到沉闷,压力的加深又缩短了陪家人的时间。一些朋友也希望可以靠投资来“脱离苦海”。

在谈论投资时,我通常是扮演“听众”的角色。我个人的朋友圈里,极少人知道我们有投资股票。他们只觉得我应该拥有很多间屋子。而我总是微笑带过,没多做解释。毕竟我自己的“道行”很浅,静静地做一个“听众”也许比较好一点。

在谈话间,有一些朋友也谈论了Keppel Corp。一个朋友提起他的老婆在油价下滑时,来不及逃,被套着了。前些日子Keppel Corp的股价有微升,但她错过卖的时机。我在一旁听了也有一些感触。我感触的不是来不及卖,而是我们买早了。当初油价下滑,我们觉得是买入Keppel Corp的好时机。但是,我们预测不到油价会下滑得那么久。这是我们第一个教训。幸亏我们拥有分批买进股票的习惯,我们手上的Keppel Corp并不是很多。我们依然关注它的状况。如果在这么艰难的时刻,它依然可以有效率的给我们想要的股息,我们会加仓。

在听朋友们的讨论时,我时常发现,他们的做法比较倾向“高买低卖”。有一些时候,我很想说出我的想法。但,当话正要出嘴时,他们总是说,“你不明白的啦!投资股票不是那么简单...” 所以,我又把我的想法吞进去,做回一个忠实的听众。

在另一聚会里,又有一个朋友提起价值投资。我对他的一些想法也是有同感。要在股市里赚钱,应该要看长期。至少在我有限的知识里,还不知道有哪位高人是因为day trade而发达的。但是,我也有不赞成他的一些看法,那就是好的股票,就算它的股价升得很高,不应该卖。应该等它的股价下跌时再继续加仓。

想当年,Coca Cola起得很高时,股神也抱着同样的心理。他也说了,如果他当初把它卖了,在股价下滑时再买入,他应该可以赚的更多。这也是我们现在的投资的理念。股市是疯的,估值高时可以上得更高,在低时也可以跌得更低。所以,我们现在的理念是,当它“疯”的时候,不要陪它疯。买了股票后,就尽量忘记买入的价格,多注重于“当下”。

我的朋友们拥有他们各自的投资理念,我们也有适合我们自己的投资理念。道不同,我也就听了算了。


Read More »
入门记

储备金要放哪儿

Tuesday, January 17, 2017
趁着今天病假,精神也比较好一些,记录一下最近的投资旅程。又病了!人家是财多身子弱,我是穷人家也身子弱。

吉隆坡的屋子卖了,钱将会在这一、两个月进户口。我们不想还清现在居住的屋子,因为屋子贷款在马来西亚相对个人贷款便宜。当我老公和我讨论时,我说我打算... 他说什么你打算?哈哈!因为钱是进我的户口啊!

我会把足够支付大约两年的贷款放入屋子的flexible loan。剩下的,一半放进定期户口,还有另一半则还在找寻它们的去向。放入定期户口的原因是,我们不希望未来在股市低潮时,需要逼着贱卖我们的股票。虽然我们现在做的决定都是倾向高股息、低估值的股,可是我们还是比较保守型,留一点后路,不要永远满仓。将来在“大减价”时,至少还有一些储备金可以拿来加仓。

剩下的另一半,我们是想把它放入马来西亚的股市。我还在找寻着高股息、未来还有成长空间、低估值的股。蛮难找的。很多马来西亚的REIT都不是很值得买,股息低过新加坡的REIT,“折扣”又不多。暂时看到的是YTL Hospitality REIT,以现在的股价,它的股息超过6%。所以,我会暂时把它纳入后备单,可是还是会比较倾向于新加坡的REIT。

我们不想把新币换去马币来投资,也不想将马币换去新币来投资。所以,同样的问题出现了。我们现在还再打工,当还没看到很喜欢的股时,我们的多余的工资和股息来的现金,应该要放在哪里呢?新加坡的储蓄户口和定期户口的利息都很低,我们又不可能每个月都把它们全“丢”进股市。我们也需要新币的储蓄金,在“大减价”时可以加仓。

所以,我现在面对两个问题:
第一,寻找高股息、未来还有成长空间、低估值的马股
第二,在新加坡寻找其他低风险又适合自己的投资项目

我那个老公也不知搞什么,又加了新的股,自己说要简化,反而越减越长!这么长,怎样顾?
Read More »

2016年回顾及2017年的展望

Monday, January 02, 2017
昨天又被老公“酸”我总是在节庆时生病。想想好想又蛮对的!我有好几个圣诞节和新年都没得庆祝,今年也一样,幸好不是什么大病!由于没什么精神,我用了几天时间做2016年的总结和2017年的展望,因为我才做了一些就被我的老公逼我去睡觉休息!

2016年的投资回报应该还不是很差吧!2016年全年投资回报率(包括股息)是7%。而2016年全年股息收入有大约38千马币,接近年头的预期(30千马币)。2017年的股息预算大约有54千马币,因为今年我们都尽量加入多一点高股息的REIT。虽然距离我们的梦想股息(100千马币)还很远,至少有一点进步了吧!我正在说服自己也需要说服我老公,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毕竟价值投资是需要时间的!


我们计划把我们的财物自由提前3年达成,所以2017年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2017年的股息率大约5%(市场价格)。我们的2016年全年股票资产(市值)比前一年增长65%。如果我们一样可以提高股票资产65%,继续寻找高息股及提高平均股息率至6%,2018年达到100千马币的愿望应该不是梦!

虽然,股市不是时常是正常的,它大多数时候都是疯的,不过我们相信在长期它应该不会辜负我们的期望!希望我们明年的财物自由愿望成真!


Read More »